L诺_永远在冷逆

自娱自乐的小透明 长年混迹北极圈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吃冷逆

齿轮(0+1)

罗渤,

。。写文这种事对我这个文盲来说真是太难了,蓝过,自己看着都心塞

 

-----------

0.

 

昏黄笼罩在外城区旧工厂的上空,风从高高架起的铁丝网间穿过,锈迹斑驳,肮脏的污水在汇聚在被尘土覆盖的建筑物下方,混合了腐臭味和刺鼻化工制品的气味,稀稀拉拉的烂尾楼伫立就在离水沟不远的地方。

 

未倒塌的楼体落下深深的投影,一个穿戴整洁的青年出现在阴影中,干净一丝不苟的衬衣领与这里格格不入。青年的视线扫过破败的老楼,浑然不觉四周的环境一般,直直走进厂区,踩着污水向深处走去,地面坑坑洼洼,还留有上次暴雨后的痕迹。

 

楼上的窗大都是破损的,还有的钉着木条,少数完整的也沾满干裂的泥污。锈蚀的水管接口渗水,偶尔砸一滴在地上。四下里只有风扬起沙尘的声音,很难想象有什么人会出现在这里。

 

转过倒塌的断壁残垣,青年停下脚步,毫无情感的双眼巡视面前的危楼,试图找出些什么。他身后,二楼窗口木板的破损处伸出一只黑色枪管。

 

黄昏,楼体的阴影愈发暗沉,老工厂里一片静默,连一只惊起的飞鸟都没有。青年脸朝下倒在沙土中,半个脑袋被打爆,露出闪着火花的电路板,一动不动。不知从哪个角落里窜出的枯瘦花猫,正趴在他的背上嗅着碎裂的脑壳。

 

一双皮鞋踩在了青年最后站立过的地方,那个拿枪的人早已不见踪影。

 

 

 

1.

 

一周前。

 

黄渤远远就看见王迅站在他的改装货车旁边,垫着脚,挥舞杆子上团着的破布,对着车箱上鲜红的松鼠图案较劲。

 

[迅哥迅哥,这干嘛呢。]

 

王迅眼看了眼来人,穿着迷彩外套,风吹得头发乱糟糟。开始忙不迭跟他诉苦,[都是那帮不知打哪来的小混混,你看给我涂成啥样了,这还不知道擦不擦得干净。]

 

黄渤嘿嘿一笑,松鼠一对门牙画的传神,喷漆闪闪发亮,[画挺像的,这地方还能有热爱艺术的人,留着呗,老远就能认出你。]

 

王迅推了他一把。不过只能暂且放弃清洁工作,打开隔板钻进了车箱里——里面钉了许多铁架,用来固定各种规格的箱子。

 

黄渤把背包放在了隔板上,说明来意[这次都是好东西,你看看。]拉开背包取出里面由黄铜和玻璃管组成的各种形状的零件,向隔板他展示。

 

不远处巨大的烟囱吐出浓重的灰云阻隔了天空,紫外线还是很强烈,穿透钢架结构,辐射在干燥的尘土上。

 

[是吗,渤哥这次又弄到了些啥?]王迅收好铁杆和清洁剂,凑了过去,拿起零件仔细察看。黄渤从斜梯上蹦到一边,等待着对方定价。

 

王迅在外城东区做机械配件回收,还偶尔修修摩托车之类的东西。成天开着一辆从废料车改装的笨重铁皮卡车在钢铁厂附近晃荡,有什么破铜烂铁要倒卖要修理的尽可以找他。

 

王迅把眼镜推倒额头上,举了只刻了凹槽的铜管到眼前,皱着眉上下左右的打量,完了还趴到桌面上瞧,生怕看漏了哪一部分。

 

[哎,你差不多得了。]

 

王迅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不是我抠啊,渤哥,你看这。]

 

他指着铜片反面的切割边缘,[这一看就是老批号的产品了,现在哪还有人要啊。]

 

[这不废话吗,我这要有最新的还找你啊?]

 

[是,我就是说这只能当黄铜的价给。]

 

他伸手点了点桌上的东西,装模作样的叹一口气[你这里吧也就这几件皮托管还能值两个钱。]

 

黄渤无语的看着他,在外城区这么挑三拣四,这要遇上其他人,可不见得会跟他好好说话。

 

[看着我干嘛呀,我就实话实说。]

 

黄渤伸手就要把东西塞回包里,[我找别人去。]

 

[哎,渤哥你别走啊。]王迅急忙上手按住他的背包。[生意是要谈的嘛,再说你找别人还不一定有我出的价实惠。]

 

[我这肯定是外城能找到最好的了,你看着给吧。]黄渤也知道他的脾性,懒得争论。在这黄沙遍地的地方毫无攻击力的老实人不计较一点也活不下去。

 

王迅从隔板底下抽出两打真空封皮的包装,[都是老朋友了,我肯定也不能坑你。]给了黄渤一打,又划开一个,留下一半,把剩下的给他,[你点点,我够意思吧。]

 

黄渤大略一比厚度,点头觉得可以,把包里的东西重新拿出来,一件件递给对方方便他用炭笔写好标号。

 

正写着,王迅想起什么似的,说[对了,之前跟你说的那个活儿啊,跟人小师傅说好了,明个一早去他那看看。]

 

他这么一说黄渤才记起之前他提过,有人找他修理分析机,[像这种精密机械我哪搞得定啊,渤哥这回你得帮帮我,完了肯定也少不了你的报酬。]

 

按说这种计算机器能出现在外城的,基本都是自己改装的,正经好用的产品肯定是不被允许流通的,不过一般人也用不着这个。

 

那个小年轻长着一副好糊弄的脸,还西装革履不缺钱的样子,王迅自己不会修,但不想放过赚钱的机会,当时就答应下来帮人瞧瞧,后面只好再找黄渤帮他。

 

黄渤敷衍的嗯了一声,虽然王迅一向爱财如命,却也总惦记着朋友,帮他几次还能赚点外快的事没什么好拒绝的。

 

[那明天记得来啊,你可别不当回事。]

 

[行了,不就又能赚人几个钱吗,多大的事,我...]

 

[先生,买束花吧。]不知什么时候从车后面绕出来一个小女孩,突然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女孩目光呆滞,声音伴着沉闷的嗡嗡声,怎么看怎么不自然,一手举着一束风干褪色的玫瑰。

 

黄渤吓了一跳,下意识向后躲,女孩像没意识到,直直把花向他怀里戳过来。

 

黄渤心说不好,顺手抄起王迅用做桌子的隔板砸过去,花束飞出去摔落在地,掉出藏在其中的针管。女孩一砸被扑到地上,脖子与身体呈九十度抬起来,眼神依旧呆滞,只是四肢在扭动着试图站起来,不过他没给它这个这个机会,上前用木板角冲着脑袋又来了几下,才慢慢不动了。

 

王迅愣在原地,半天才反应过来赶紧蹲下躲着。

 

[现在躲什么,人都不动了。]

 

他有些不好意思,站起来挠挠头,啧啧感叹,[看现在人造的孽。我以为这一带少一些呢,怎么大白天的都出来了。]

 

黄渤把原来放在隔板上四散的零件拾起来,给他重新摆好了,[你接着忙吧,我先回了,明早我记着呢。]

 

[哎哎哎,这东西就这么摆在这啊,多吓人,万一等会又起来了怎么办?]


 [那你还想我带着走啊?]


[也是,也不能带着。不过你把它摆这过会肯定有人就来拆她的处理器了,唉,现在乱七八糟的东西越来越多了,活生生把人拼成机器,再放出来害人,也不知道图啥。我今天这生意又做不成了...]

 

王迅还在絮絮叨叨满口惋惜。一场小闹剧没有惊动任何人,街边楼上窥探的目光收了回去,留下空洞的窗口。黄渤转过头凝视着脖颈闪着火花的接口处,黑漆漆的电线露着,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

 

天上的灰云似乎比刚才更浓了些。

 

 

 

从台阶走到地下室,拥挤的空间像一座工厂车间,少许光线从钉了铝条的气窗缝隙漏下。黄渤关上楼梯间隔断的防水门,沉重的声音震动沉闷的空气。眯眼适应了一下这里的昏暗,把粘了沙尘的外套挂在两台车床之间的支架上——它们被当成屏风放在台阶前。

 

家里清静多了。

 

脚下传来金石碰撞的咔嗒咔嗒声,一只镶着铆钉、由几种材料拼接成奇艺形状的机械狗朝他冲了过来。黄渤在它试图咬住他的军用靴之前准确踢中机械狗的脑袋,在地上打了个滚滑出老远。

 

这本来是前些时候心血来潮做给小猪的礼物,会叼来拖鞋,只是现在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变成了见鞋就咬。

 

[渤哥,你回来啦。]层层叠叠的杂物后面传来罗志祥的声音。

 

黄渤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他,从水槽底下摸出两个银色密封袋,他们的食谱通常只有两道菜:合成食品或者土豆。其他食物太贵,反正合成品中添加了食用香精之后反而比天然的更好吃些,营养成分也齐全。

 

罗志祥从杂物里钻出来,从背后抱住黄渤,对方从黑糊糊的炉上提下小锡壶,咕嘟咕嘟冒出纯白蒸汽。罗志祥顺便把脑袋搁在他肩上,百无聊赖。感受一下压在身上的重量,黄渤觉得罗志祥最近大概养得不错。

 

糊状物在碗里搅动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橙色,吸了吸鼻子还能闻到一丝牛肉的味道。

 

[明天有个活儿,吃完饭帮我把工具收一收。]黄渤把其中一个碗递给罗志祥,自己在杂物环绕中拖过一只箱子坐了下来。

 

罗志祥跟着他坐下,关节附近发出细微不自然的金属摩擦声。[这次又是迅哥给你介绍的?是可靠的吗。]

 

[除了他还有谁,不是什么大事,明天去了就知道了。]黄渤忙着扒拉晚饭,越过碗沿看他一眼,两颊塞得鼓鼓的,说话有些不清楚。

 

[上回子弹自动贩卖机的那个,装一半仇家找上来。]

 

黄渤想了想,[应该不会了,他说这回这人看着挺单纯的。]

 

[那就好,要小心噢。]

 

罗志祥一直盯着他,忍不住露出一脸傻笑。[不过渤哥你不在好无聊。]

 

[无聊可以去把暖气管子修一修,最近晚上越来越冷了。]

 

[哦,那我明天去好了,最近白天都没出去,在画画。]

 

[画好了拿给哥看。]

 

[画的啥还要先藏着。]

 

[没有啦,好久没画了,弄好了再拿出来。]

 

夜晚气温降低,黑暗中只剩头顶一盏橙黄的灯,隐藏在天花板上纵横交错的管道中,笼住一小块范围。

 

罗志祥在数字板上玩八位黑白像素的吃豆人。右颊颧骨往下银白色的钢板泛起幽幽的光,一直延伸到与脖颈的接合处。

 

[你那眼睛别老这么用。]黄渤看见忍不住啰嗦起来,[我跟你说这眼睛可没什么好材料能给你换。]

 

罗志祥换了个姿势,挪到床垫边上着看他[那你来陪我玩嘛,好不好?]

 

犹豫了一下,坐下来扑到他身上,试图去抢数字板。

 

罗志祥瞬间就松了手让他拿走了,[说好换你陪我玩的哦。]

 

黄渤拿着数字板扭了扭爬起来,看看手上的板子,又想起白天的事情,没接他的话[上次见那卖药的是什么时候了?估摸着这几天去找找他,最近那些机器人越来越多,总不是什么好事。]

 

[找他干什么呢?问消息不是在小酒吧么。]

 

[反正都得去,抗生素什么的也快没了吧。]黄渤默默开始清点医药柜里的瓶瓶罐罐。[明天还有事要忙呢,小猪早点休息啊。]

 

突然就被晚安的小猪咔哒咔哒的追过去[现在还很早诶,渤哥你不要转移话题啦。]

 

tbc


评论 ( 3 )
热度 ( 8 )
 

© L诺_永远在冷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