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诺_永远在冷逆

自娱自乐的小透明 长年混迹北极圈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吃冷逆

骑士与龙

罗渤,

小短篇,小学生作文练习。。



1.

延绵的红色岩石一层一层推向地平线,整个天空仿佛都烧了起来,视野中蔓延一片干燥的原。


罗志祥伸出双手,交叠成翅膀的剪影,比在空旷的天,像极了那人画作里沿海夏季将尽,像咸湿的风,掠过荒野的苍鹭,还有透着红晕的晚霞。


可这里既没有海也没有云,更没有飞鸟。他重新带好墨镜,随手扯一根苇草叼上扮帅。这是另一个世界,罗志祥想,他的口袋里大概装了一座宝藏吧。




2.

[渤哥,今天没在发糖啊]


对面的人正在破损的墙体上创作,颜料掩盖了冰冷的灰,咬着笔杆端详自己的作品,一脸认真。


没有看到他往常那样穿上奇怪布偶装,站在嘉年华门口给游人发送气球和糖果,一时还有些不习惯。


[今天人少,下午再去。]发现来人,黄渤把画笔放下,顺手用衣袖擦脸,没发觉这个动作使颊边沾上了一道浅蓝的颜料。


[噢,去剧场上班走这条路,没想到又在这里遇见。]罗志祥笑嘻嘻的盯着他看,对方比他矮上一截,穿着休闲的衣服,太阳晒着看上去暖烘烘的。


[我还想会不会碰上你。]也跟着笑了起来,拿出一支封好的棉花糖,腾空了背包大部分空间。


[给你留的。]


[哇,谢谢。]纸箱觉得需要反省一下自己,一定是太经常找他要糖果,才给人留下了这种喜爱小孩子食物的印象。


撕开包装细致的袋子,看他又重新开始摆弄丙烯颜料,各式铝管排在盒子里,纸箱歪歪头去看他涂在墙上的画。[你画的好好噢。]


[没有,这还没弄完呢。]


[渤哥画画那么厉害,什么时候也画给我一张拿回去收藏。]手里捏着糖杆子来回搓着转,半开玩笑的问。


[没问题啊,小猪那么帅的画两张都可以,想要什么样的,肖像还是风景。]


[真的吗,嗯,想好告诉你哦。]没想到黄渤真的就答应了,得到承诺还是心满意足。




3.

他工作的这座嘉年华,立于峡谷之间,离开令人烦恼的水泥森林,每个人都为提供人工制造的幻梦而生生不息。


人们舔着冰激凌看巡游彩车,从不理会四散空中的七彩泡泡的过去或未来,这里专门出售流光溢彩的现在,当视野跟着旋转茶杯模糊成一片,连世界都随之混淆。


这种地方总藏有一些神奇的人让人想要了解,比如说他,让罗志祥为了零食和好奇心制造又一次的偶遇。


回到休息室,一团白色在手里转了半天,翻过来才看到一只粉色糖汁涂的猪鼻子,想起那个人也像裹着棉花糖,透着丝丝的甜。




4.

迎面干燥的气浪让他吃了一嘴沙子,只好放慢速度。


接近傍晚,嘉年华平日没有夜场,沿路几个挂着彩色气球售卖纪念品的摊位老板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班,不一会保安就会开始赶人。偶有三三两两的游人携带满心欢乐,悠悠往离去的方向。


只有罗志祥独自逆向而行,穿过雕花大铁门,风尘仆仆,身上都要再蒙上一层沙尘,只有黑色的摩托车还保持着锃光瓦亮,比他的破洞牛仔或者皮靴都精心保养。




5.

结束了下午的场次,本来和队友一起回去的路上却发现忘了带走钥匙,只好匆匆赶在闭园之前回去。


扮成绿色恐龙玩偶的身影老远就能看见,一晃一晃的在休息室门口徘徊,由着夕阳将影子拉得老长,活像一副游戏里的场景。


[诶,你怎么还没回去?]


[太好了终于等到人来了,谁把门锁了我这衣服没法换。]


[渤哥你在这里等多久了?]


[得有一会儿了吧。]


罗志祥把车停好,看见黄渤撑着两条胳膊去够脑袋上的恐龙头套,无奈胳膊卷在玩偶服装里伸不开,头套脑袋又太大,一时半会儿还摘不下来。


罗志祥憋着笑,看他被困住小动物似的挣扎几下,想起自家把脑袋塞进牛奶罐里的猫崽,还得主人好心帮忙拽出来。


[那什么,先帮我个忙。]恐龙挠挠自己的脑袋,不好意思的开口。


作为一向爱护小动物的人,自然是要大方出手相助。




6.

终于解放出来,黄渤对着门框上的玻璃整理发型,整了半天也没变整齐,反而更加显得毛茸茸的。


在一旁傻乐的小猪才想起要去开门,刚伸手去抓门把就愣住了。


[诶,你刚才是说有人把门锁了噢?]


黄渤不解的看着他,[是啊,怎么了?]


[我钥匙也在里面。]




7.

驾驶着他心爱的酷炫的摩托,后面坐着一只巨大的恐龙玩偶,一路招惹了不少好奇的视线。


两人大眼瞪小眼半天,下定决心先这样回去再说。由于没办法拿,黄渤只好又把恐龙脑袋带上。


小城街道,不急不缓的开在没铺平的石头路上。确切说是一会急一会缓,可能也是稀奇,不一会车子后面就吸引了一帮小孩子在后头。


[快点快点,别让这么多人跟着。]


[后面的小孩儿别拽尾巴,当心给车轮碰了。]


[哎,慢点慢点,我快掉下去了。]


轧过一块不平整的土块,车身一抖,赶忙搂紧了前面罗志祥的腰。大概一直童心未泯,又觉得他慌里慌张的样子好玩极了,罗志祥故意往坑坑洼洼上多走些,黄渤一路走得担惊受怕,他倒是很受用。




8.

[哎,怎么走到这儿来了,先回去让我把衣服换了。]


[先吃饭再回去也没差啦,你还不饿啊?]


[等会就路过市场了,还要先回去吗?]黄渤起初一直坚持要先回家换衣服,当食物的香味逐渐浓郁起来的时候,就不再提起这事了。


[渤哥你想吃什么?卤肉饭还是烧烤?]沿路扫视热闹的街市,各路小吃勾引着路人的味蕾,罗志祥觉得自己更饿了。


[嗯,我都可以。]


[烤肉好不好?]


[好啊,都来点儿也行。]


都来点儿?正合他意。




9.

结果就是一人一车一恐龙站在摊子前挑串串。


[那什么,茄子也来一点。]


[羊肉串一定要的。]


[再买点喝的吧?]


[辣椒少放点,多加孜然。]纸箱咂咂嘴。


两个爱吃的人碰在一起就拦不住了,不客气的装了几袋好吃的,只是要坐下的时候出了问题。

桌椅太挤,四周还敞着。


黄渤感觉实在经受不起吃饭的时候这么高的回头率。[要不咱别坐这吃了,我知道有个风景好的地方,咱们去那。]


罗志祥虽然不介意,倒也从善如流。[好啊,我都还没在周围逛过呢。]




10.

罗志祥第一次来到这里,从高处俯视大片被熏风刻蚀的岩谷。落日余晖洒在年轻帅气的脸上,笑容还是一如既往,说不清心里有什么不一样了,雅丹地貌特殊的魔力,连她的游客都显得沧桑几分。


心里一股豪气升起,嘭一声打开易拉罐。


[哥,干一杯吧我们。]


[喝汽水有什么意思,你不来点啤酒吗?]


[我开车啊哥,那换果啤吧?]罗志祥低头在塑料袋里翻找,记得他们买了不少吃的喝的。


[诶,我记得有果啤的呀,放哪里去了?]


[嗯?都在那个袋子里。]头顶传来糊糊的说话声音。


一抬头,对面已经吃起来了,一串肉烤得金黄焦脆,吱吱冒油。


罗志祥的感慨万千顿时没有了,瞬间扑上去抢食。[渤哥你留一点啦,别吃这么快嘛。]




11.

夜晚繁星初上,远离闹市尘嚣,食饱飨足,气氛刚刚好。


[从鬼屋到海盗船那段,有个卖冰激凌的你吃过没有。]两人收拾起剩下的塑料袋,城市里点亮灯火,正是好看的时候。


[我没注意过诶。]


[你不是喜欢吃甜的吗?]


[也还好啦。好吃的吗,我请你啊,拿了你那么多糖果。]


[少来,你们那帮小年轻,等我一有空去找你们,结果一个个都不见了。]


[诶,会吗。]原来还有别人这样说过啊。


好像还真的一副气鼓鼓的样子,罗志祥难得的认真保证道[我不会的啦,你放心好了。]





12.

不止在迷幻的舞台上演出华丽的车技,为台下观众麻木的感官带来刺激。罗志祥也背着背包走过许多地方,给无法追溯的过往打上自己的印记。


他遇到过很多人,他们通常来了又走了,留下了一张张溶于景物的影像。


望着延伸到天边的荒原,夜又黑了几分。


或许这次他会讲讲自己来的地方,讲讲他曾走过的温度、湿度、水与风,用支离破碎甚至于颠三倒四的语言,但他相信自己一定能被理解,又或许只是隔着峡谷观赏他们共同生存的流光溢彩的嘉年华。




13.

第二天,打扮夸张的摩托车手在经过忙着跟游客合照的卡通人偶时,塞给了他一张自己演出剧场的传单。


抱起喊着要看霸王龙的小男孩对相机摆好pose,小恐龙对每一天都得非常有耐心才行啊。


彼时不经意间开始的故事,蕴藏在西部徘徊流离的五光十色中。





评论 ( 3 )
热度 ( 5 )
 

© L诺_永远在冷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