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诺_永远在冷逆

自娱自乐的小透明 长年混迹北极圈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吃冷逆

齿轮(2)

罗渤,

进展缓慢。。语句不通。。

 

 

-----------

已经不早了,空气中起了霾。车间里还是很暗。罗志祥多赖了一会床,所以当他睡到意识清醒的时候,黄渤已经出门了。

 

罗志祥坐在原地发愣,看见矮桌上照常摆着的白色药片,恍惚记起黄渤昨晚提起最近要去找药剂师的事。

 

猛然站起来把药片扔进下水道,突然的动作扯着睡了一晚有些发麻的半边身子,尤其是血肉与钢板缝合的部位传来细微刺痛,提醒着他这么长时间下来依然会感觉到的不适应。

 

罗志祥尽量不去想他的排异反应,站在水槽前整理发型,右侧的刘海长长遮住眼睛,他费了一番功夫使它们整齐顺滑,又发现头顶黑发开始混入先前染成浅色的头发当中。

 

戴好口罩,按惯例在外套里别一把自制土枪,又顺手往靴子里分别插了两把小刀。

 

出门的时候看见昨天被黄渤踹到一边的机器狗,还在五米外的墙角转圈,大概转了一晚上吧,他忍不住吹声口哨引它过来。

 

[你好好看家哦,有别人来就咬他。]抓住两条钢轴的前腿,把它摆到冲着门的方向。

 

 

 

粘稠的河水在窗外向前延伸,六个车轮在坑坑洼洼的路上颠簸。

 

天上有阴霾,紫外线有所减弱,车窗上镀的辐射隔离膜也好歹能起些作用,如果忽略空气中飘荡的化学气味,今天可以算作是个不错的天气。

 

黄渤第六次撞到车顶时,觉得很难再用天气和风景说服自己继续待在王迅的改装车里。

 

[我说王迅你到底知不知道路啊?]黄渤在他脑袋上轻拍了一巴掌。

 

[知道知道,马上就到了。]王迅正盯着导航仪头都没抬。

 

[我可已经是第三回看见这个路口了。]

 

[之前是前面拐错了,这不走对了就马上到了吗。]

 

[哎你有点耐心行不行啊。]王迅继续发动车子,导航仪被丢到车后座上,这玩意真不准。

 

[这几个口都长得太像了,要你来更走不对。]

 

黄渤靠到坐垫上,不太想理他。一大早的出来尽绕路了。

 

 

 

 

十五分钟后,他们终于在一座矮小的公寓楼前停了下来。楼房又旧又脏,外墙风吹雨淋看不出原本的颜色,过道狭窄只够一个人通过。

 

爬上三楼,一扇门正对着楼梯,上面标着号,王迅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片对照了一下,[渤哥,就是这儿。]

 

王迅按了几遍门铃没有回应,大概是坏了。

 

黄渤伸手去敲门,没想到门并没有上锁,吱呀向后滑开了。

 

两人面面相觑,王迅推了黄渤一把,[进去呀,人给留着门呢。]

 

黄渤犹豫一下,小心翼翼的踏了进去。

 

屋里倒是比从外头看来环境好上许多。门里挂着复古的小铃铛,绳子连在外头一个把手上。沿着墙摞了一排白色塑料片,有的是空白的,有的上面打满了小孔,几乎要码到天花板上了。

 

客厅很拥挤,沙发被推到了墙壁边上,它原本应该在的地方现在放置着一台衣柜那么大的仪器。

 

抛光的金属条整齐排列,其间是无数齿轮组成的阵列,背后阔口的导管伸向天花板不规则的通风口,将四周的墙面熏成深黑色。

 

转轮的啮齿来回旋转,发出磨损的声音又跳回原处,如此来回往复。地上整整齐齐堆放着刚刚看见的那种白色塑料片,几乎没有地方下脚。

 

身后大门嘎吱一声闭上。

 

 

 

罗志祥晃晃悠悠的走在小巷子里,下坡。偶尔看见一两个人,蹲在路边嚼烟草的流浪汉,揣着东西鬼鬼祟祟经过的路人,眼神不怀好意的老头,一个穿着绿色塑胶围裙和雨靴的壮汉站在台阶上祈祷,围裙上粘着可疑的污渍。

 

他在路上见到了一条真正的狗,忍不住停下来看了它一会儿,脏兮兮,垂着舌头,也不知道都吃了些什么,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流浪狗感受到了他的注视,喉咙里发出低吼,黄色的眼睛警觉而且不善的盯着他。罗志祥只好悻悻走开了,显然他并不受欢迎。

 

直到巷子深处,一个摩托车库前面,掀开卷门进去了。

 

灰尘在堂里黯淡的光束中飘荡,[说了这么多次,怎么还是不记得要敲门?]

 

罗志祥挥开眼前的灰尘,声音传来的方向坐着一个人,一身黑色的冲锋衣,脸上青色的胡茬还没有刮,从沙发上坐起来,一副刚刚被他吵醒的样子,挡着光线朝门口张望。

 

罗志祥把卷帘门合上,走到墙边去开排气扇,瞥见他还探身望着门口,[你在看什么啊,严指导?]

 

[就你一个人啊?]那人转过身来,毫不掩饰失望。

 

[就我一个人啊。]罗志祥冷漠的回答,对他的语气感到十分不爽。

 

风扇叶片切开光线,影子一片片落在地上闪烁。他拿下口罩,露出一半嵌着金属板的脸。

 

抹了一把脸又摊回到沙发上,[你来做什么?药吃完了?]说着张口打了个呵欠。

 

罗志祥没理他,把乱糟糟的笔记本和瓶瓶罐罐挪开一个空,坐在桌上俯视着他。

 

[你还有在坚持减肥啊?]观察了一下发现对方比上回还要瘦下去一些,看样是有在锻炼。

 

[又没人看你。]没说几句话,罗志祥声音变得有些沙哑。

 

严敏自嘲的笑了笑,也可能是在嘲笑他。[看来是停了有一阵子了。]

 

[我又不会害你。]

 

罗志祥不自然的扭开视线,[跟你没关系。]

 

没有许可证的药剂师继续说着,[虽然吃不吃是你的事,但好歹也费了不少劲,别浪费了。]

 

[我就说一句。志祥,继续吃,也许早晚会变成和那些机器一样,但不吃,就会变成死人。你想想你和他,你俩更不希望的是哪一种。]

 

视线固定在扶手上,攥紧衣角,沉默。

 

严敏也没期望得到什么回应,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活动腿脚。[说说吧,这回需要什么?]

 

[拿点消炎药就好,和之前一样的。]

 

严敏耸耸肩,拉开伪装成墙壁的小药柜,从各种没有标签的盒子里挑出两盒来递给他。


[怎么现在只有两盒了?之前不是给三盒的吗。]

 

[最近都涨价,我费用比较紧张。]一边敷衍一边把罗志祥往外推,尽量不给他还价的机会。

 

站在门外宣布不满,[哪有涨价啊,你太坑了吧。]

 

[下次让他带你来呗,也许能打个折。]

 

想得美,罗志祥用瞬间拉下的卷门回答了他。

 

 

 

[你们已经来了啊。]声音从身后传来。

 

一个修长消瘦的年轻人走了进来[我还以为你们找不到了,想去接你们呢。]

  

黄渤被关门声吓了一跳,还有些闯进别人家里被撞见的窘迫,勉强扯了个笑容算是打招呼。

 

王迅开口回答他[可不是迷路了吗,这不才找进来。]

 

环顾满屋子的塑料卡片,客套道[唉呀,小伙儿看着是个知识分子啊。]

 

[没有没有,我就是随便搞搞。]小年轻不好意思的笑了。 

 

他衣着干净,皮肤白皙,确实一看就和他们这种整天在外面跑来跑去的不一样。

 

[张艺兴,哥哥们叫我艺兴就可以了。]他指了指占据客厅大部分位置的机器,直奔主题,[就是这个东西,它大概是坏了吧。]

 

布鹅蹲到机器旁边查看,张艺兴也跟着蹲下来。[这是我买的废品,之前就是请人帮忙修的,现在又不行了。哥哥帮我好好看看咯。]

 

[这分析机,运算室还是别的型号机子上的,还能跑起来也是挺不容易的。]

 

张艺兴一直在旁边好奇打量他的脸,看得他浑身不自在。[这是谁帮你装的?我现在得把它拆了,不然找不出问题。]

 

粗略的给他俩解释一下,[这底下有个发电装置,带上边儿这些齿轮转着。这个是存数的,每个齿轮几个,再组合起来。然后到运算室,就移来移去这块。]

 

俩人在后面一副似懂非懂的看着他,黄渤干咳一声,[那我就开始拆了,你俩稍微站开点儿,等会弄的都是灰。]

 

当然这客厅是没什么地方让他们两人站开了,张艺兴拉了拉王迅,[那我到门口去等吧。]

 

[哎,好嘞,我也跟你站出去吧。]王迅也赶紧跟着跑了,这玩意他看着头大。[渤哥,不打扰你工作了。]

 

 

 

费半天劲拆下来,发现就是几个专用的齿条断了。弄这东西并不太难,黄渤盘算着去废铁厂拆几个备用,再把发电装置一换,就可以结束了。

 

王迅和张艺兴站在大门外聊天,小孩子好奇心旺盛,不停询问,平时在哪做生意,家里有什么人,跟黄渤怎么认识的。跟查户口似的。

 

王迅想换个话题,搜肠刮肚和这种看着有点学问的年轻人有什么共同话题,好不容易起个头,对方却总无知无觉的绕过去,继续他的问题。

 

好在王迅也算是能侃,捡些无关痛痒的也能啰嗦好一会,正吹嘘他们两个的业务能力,黄渤就出来了。

 

[你俩聊啥呢。]

 

[王迅哥给我讲故事呢。]艺兴抢先回答道,[黄渤哥已经修好了?]

 

黄渤也没在意,[还缺几个配件,今天大概就先到这儿,下回我带过来应该就没问题了。]

 

[太好了太好了,哥哥真厉害,我自己一直搞不定。]


黄渤看他一脸感谢,忍不住问[这些东西有多大用处,这么高兴。]

 

[我不知道啊,有人说只要我用的水平差不多了,就可以到隔离墙里面去工作,听说那里什么都好。]

 

[哥你去过隔离墙里边吗]张艺兴突然问。

 

问题提得突然,被王迅逮着机会要损损他,插话道[他哪会去过那种地方,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去的地方。]


王迅说完又回想起时不常就见到那么些个古怪的东西,又补了一句[不过真有那么好么,也不好说吧。]

 

[有什么不好吗?]


黄渤也不忍心打击他,只好开开玩笑[谁知道呢,他就说葡萄酸呗。]


立刻招来了王迅的反驳[哎,好像你不酸似的,有本事进去看去。]

 



现在很难会碰上这么一个人,单纯,还抱有美好期望。大概多年前的自己跟他也差不了太多吧。

 

离开的时候,黄渤回头望一眼隔离墙,有阴云正逐渐聚拢。

 

大概是要下雨了。

 

 

 


评论 ( 4 )
热度 ( 6 )
 

© L诺_永远在冷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