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诺_永远在冷逆

自娱自乐的小透明 长年混迹北极圈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吃冷逆

[Theseus/Newt]灰的事(4/4)

Scamander骨科(Theseus X Newt)

终于写完了,严重OOC。




站在阴影下斑驳的街道中央,大雪纷纷扬扬飘落,落在他斗篷之前便在看不见的能量下消融,唯一的痕迹只有身后一排延伸入黑夜中的脚印。


天冷的星星都熄灭了,楼上没有灯火,黑洞洞的窗口像冷漠的眼睛,注视着荒芜的街道,赶夜路的人心里一阵失落。


钥匙像冰块一样烫手,与锁孔咬合发出陌生又熟悉的’咔哒’一声。


门开的时候,Theseus心中有也跟着什么融化了一样。


他看到Newt蜷缩在沙发里,睡得像种毛绒绒的小型哺乳动物,一本摊开的书掉到了地上。炉火熄灭了,通红的木炭还留着点余温。


Theseus试图抱起他,Newt大概睡得很浅,一怔惊醒了。他花了三秒钟来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慌忙想要挣脱开。


“别动。”


Theseus低沉的嗓音提出要求,不自觉的带上了不容置疑的强硬。Newt下意识的听从了,对突如其来的怀抱感到不安。


Theseus把他抱离了狭小的破沙发,往房间走去。感到他的僵硬,又重复了一遍,“别动。”这回他换上了轻轻恳求的声音。


把Newt放到床上,正要转身衣袖却被拽住了。


“你又要走了吗?”Newt慌慌张张的看着他。


“我没打算走。”Theseus温和的回应他,一挥手点亮了火炉,屋内顿时灌入了热水一般暖和起来。


他坐到他旁边,挤到一条被子里,像小时候那样。


“很久没好好聊过了?”


Theseus伸手去撩他耳旁的碎头发,被Newt躲过了“别把我当女孩子。”


“你就像个女孩子,别闹别扭。”为他赌气般的行为哧哧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


“我新年一过就走。”Newt扭过头去冲着墙角,鼓了鼓嘴。


Theseus看他的侧脸,橘色的火光映出好看的弧度,让人想捏一下。


过了一会Newt还是忍不住小声问了他。“你收到了吗?”


“当然,我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张照片。”


Newt嗯了一声,没说什么。


过了一会又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夜晚很安静,偶尔传来一两声雪花从窗棂上噗噗落下的声音。


Theseus突然抬起手臂把他圈到怀里,被子一掀将两个人盖好,“回去的事明天再说,睡觉,我走了好远的路。”


“你要睡在这里?”Newt很惊讶,再次不安起来。


“那间屋子空了三个月了,都是灰,我不住。”


“可…”一个清理一新不就好了?


Theseus压住试图挣脱的Newt,突然蛮横起来。“快睡,很晚了。”


二十分钟过去了,有半个世纪那么长。Newt直直的挺在床上,让Theseus把自己当枕头,觉得两个人就好像对着鼻子呼吸那么近,炉火热得发烫。垂下来的发丝弄的脸颊痒痒的,Newt想靠吹气把它们弄走。


死气沉沉的屋子突然如刮过热带风暴,被搅得乱成一团。Newt心跳得不正常,脑袋里咕嘟咕嘟煮着浆糊。


Theseus听见Newt在黑暗中叫他的名字。


“怎么了?”


Newt捉住他的手,轻轻带往自己身上,[你想不想…]声音怯弱没有底气。


一根火柴掉了下来,接着点燃了整堆稻草。


Theseus翻身重重把他按在床上,目光沉沉闪烁着暗色的光芒,低压的气声在他耳边炸开“喜欢招惹危险的野兽,嗯?”


Newt被压进柔软的枕头里,小声尖叫了一声,慌慌张张扭过头看他,试图撑起身体。


“想看着我?”


Theseus捏住他的下巴和他接吻,唇舌纠缠。


Newt伏在枕头上,被对方完全压住,只能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回应,直到氧气耗尽。


衣服被胡乱的扯下,轻轻舔舐干燥的皮肤,从下颌、脖颈到锁骨,将他翻了过来,身体上带着冬天的气味,和淡淡的蜂蜜与雪松。


在他的触碰下完全展开,唇边漏出低哑的轻吟,修长的双腿微曲在他身体两侧。


Theseus动作突然慢了下来。


“这样不对,我不应该...”他说不下去了,双手缓缓在Newt身上抚过,勾勒出骨骼的曲线。


“如果你觉得不对,从以前就该停下来。”Newt还喘着气,不客气的指出。


看看窗外,不对的事太多了。他们的小问题几乎什么都不算。


一墙之隔便是战乱侵蚀的街道,可屋内炉火正旺,不需要谁来当英雄。


Theseus收紧搂住Newt腰部的手臂,紧贴的胸口和腹部,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心跳。


Newt埋进他颈间,根深蒂固的依恋让他把身体完全交给哥哥。


在他的进攻下发出带着疼痛的低吟。


“弄疼你了?”


Newt摇摇头,“我希望你这样。”


氤氲水汽的大眼睛望着他,轻颤的睫在眸中落下阴影,看不清他的眼神,却带着满世的诱惑和纯真。


抱着他的脖颈,抬起手抚过蝴蝶骨,将身体靠得离他更近一些。


绮丽缱绻的气息驱散了夜的凉意。



----


多年前他们错过第一个圣诞节之后,Theseus直到新年夜才找到空隙和Newt见面。


“幸亏你们走的那条路只是有惊无险,梅林保佑。”


两个身影出现在空旷的街道上,光秃秃的枝桠笼罩在灰蓝色轻雾里。


“我们错过了这次圣诞节。”Newt很沮丧,他还是抱着他的皮箱,和来的时候一模一样。


Theseus觉得自己可以想象到他的耳朵和尾巴都垂下去了,揉了揉他的脑袋“至少我们赶上了新年是不是?”


虽然现在要送他走了,而几个小时后Theseus自己也得赶回部里去。


“而且我们都还好好的。”他又补充了一句,这一点很重要。


Newt默默的点点头,他的头发更乱了,但没心思去管。


清晨的广场边缘,两个人坐在了碎片状的大理石图案上,遗留的彩屑躺在冰冷的地上,昨晚的热闹庆典早已散去。


“看着,Jeppesen教了我一个好玩的。”Theseus想了个办法逗他。


他拿出魔杖,煞有介事的清了清嗓子,突然从魔杖顶端喷出金色的火花和烟雾,变幻闪闪发光的圣诞树和挥翅膀的火龙的样子,随着魔杖尖上下飞舞。


“很好看。”Newt的眼睛也点亮了。


闪烁的光芒映在瞳孔中,好奇的问道,你是怎么做的?


不告诉你。Theseus扮了个鬼脸。


小气鬼,Newt心想,撇撇嘴不搭理他,心情好了起来。


小火龙向他冲过去,在触到之前又散开了,幻化成成一片银色的粉末纷纷落下,Newt伸出手,看它们消失在掌心。


Theseus揽住他的肩膀。“睡一会,一会车就到了。”


“睡了见面的时间就变少了。”Newt小声抱怨着,悄悄往哥哥怀里蹭了蹭。


Theseus轻轻笑了,向他许诺“我们总会再见的。”



----


房间里旖旎的气氛渐渐平淡下来。


“你现在就像一只兔子,你从前养过的那一只。”Theseus看着Newt,他泛红的眼角,湿漉漉的,绒毛都乍起来。


“我记得你为了我的兔子跟罗伯特家的男孩打了一架。”隔了一会,闷闷的声音响起。


“是吗。”在记忆中搜索了一阵,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


Theseus静静地看着他,指尖滑过他的锁骨。“你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这就是最好的了。”Newt看了他一眼,又懒洋洋的闭上眼睛。“而且那句话应该我说。”


世间最是聚少离多,何况是同处战争年代。


“我给你带了糖果,新年的礼物。”


“Theseus。”


“嗯?”


“很高兴你能回来,真的。”



评论 ( 9 )
热度 ( 79 )
 

© L诺_永远在冷逆 | Powered by LOFTER